台湾民意机构初审“年改” 蓝绿双方为一个字大打出手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2日 10:00 | 来源:中国台湾网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立法部门司法及法制委员会”1日开始初审“公务人员退休抚卹条例草案”第一条。为了一个字该用“及”还是用“或”,蓝绿双方大打出手,扭打成一团。“召委”段宜康索性裁示开会开到午夜,加班审查“年金改革法案”。

  国民党团昨发动甲动审查“年金改革法案”,“蓝委”上午采取拖延战术,轮流进行程序发言疲劳轰炸民进党。不过民进党也非省油的灯,会议主席段宜康开放国民党进行无数次的程序发言,他更在脸谱网表示“出门时,带了盥洗用具和换洗衣服”,暗示已做好长期抗战准备。

  尽管“蓝委”透过程序发言拖延议事,草案在昨下午3点多顺利进入逐条审查。“蓝委”以五一劳动节为由希望会议五点半就结束,让助理回去休息,却被民进党多数否决。

  接着审查到第一条“公务人员之退休或抚卹,依本法行之”时,“蓝委”曾铭宗认为应使用“及”而非“或”。国民党团书记长王育敏见机要求不在场的“法务部门”代表说明,被“绿委”呛搞不懂状况,“法务部门”是“行政部门”的法制幕僚,“法制局”才是“立法部门”的法制幕僚,且“公务人员退休抚卹条例草案”是“考试院”的提案,不应找“法务部”。

  “蓝委”费鸿泰则反呛每次法条有疑虑找“法务部门”官员来说明很合理。“蓝委”陈雪生则直接呛民进党若要表决“会就不要开了”。段宜康随即裁示表决,“蓝委”马上气到包围主席台。

  廖国栋等资深“蓝委”一个箭步上前扯掉主席台麦克风、撕毁法案说明书、拿水壶敲桌,甚至有人投掷计时器。段宜康在一阵混乱中自己在宣读条文,“蓝委”孔文吉见状侧身翻过主席台与段宜康扭打,欲抢走段手中的麦克风。“绿委”蔡易余上前保护段宜康,却马上被“蓝委”给架住,固定到桌上。段宜康一度气到拍桌呛声,“不要再过来了!”

  原以为议事可能因此无法进行,没想到段宜康更加坚持一定要审查到午夜12点。面对“蓝委”不断要求“法务部门”派代表说明,段宜康也同意配合邀请“法务部法制司副司长”陈大伟来说明,才平息纷争。

  陈大伟昨出席“委员会”时说明,确实昨天初审的“公务人员退休抚卹条例草案”是“考试院”法案而非“行政部门”法案。他对于法条内容并不了解,但若依照修法体例,确实该用“及”而非“或”,段宜康后来裁示依照曾铭宗的建议通过。

  台湾《中国时报》评论指出,面对即将到来的5·20,蔡当局在过去1年不但迟迟未能交出及格的成绩单,反而陷入民调暴跌与政见不断跳票的庞大政治黑洞。其中,“年金改革”更引发严重的社会阶级对立与世代矛盾,重创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也使得蔡英文的支持度呈现暴跌,值得蔡当局深切反省。

  日前蔡英文亲上火线并高分贝喊话,严办反对“年改”的抗议人士,由此即可看出蔡高度忧虑自身危机的急迫性。蔡当局采取的政策手段粗暴,“年金改革”若为了要为蔡英文添周年政绩,而一定要在520之前强行通过相关法案,可能将掀起新一波巨大且漫长的社会抗争。

  评论也指出“年改”三大争议:一、检讨当局履行承诺的公平性:“年金改革”绝对有其必要性,但改革过程中使用的程序与手段是否符合程序正义,往往是改革成败的关键因素。

  二、停止背离体制的黑机关运作:“年改”是由体制外建立的“年金改革委员会”主导,舍弃主管文官体制的“铨叙部”,不仅严重改变文官与人民对应的方式,同时可能会埋下未来文官与新当局间的敌对关系,进而导致当局职能全面瘫痪。

  三、追究当局隐匿失职因果的谬论:当局长期滥用退抚基金护航财团,让20年退抚基金投资报酬率只有1.68%;而美国过去5年华尔街基金平均投资报酬率高达23%。4大基金整体投资报酬率只要提高1%,就有近千亿(新台币,下同)的收入,全部问题可迎刃而解。当局完全不追究、不检讨投报率过低是因为利益输送问题,却反过来指责军公教。当局长期垄断2万亿退抚基金,唯一解决方案就是开放国际标,订定最低投报率7%,由国际专业基金代理,以透明机制提升投报率。

  (新媒体编辑:郭冰洁)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