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教育团体街头抗议 质疑课审会评委专业性与代表性 2017年09月10日

channelId 1 1 2 dd3cfd7120e64e098eccea1e0cfe944d
联播
视频简介

台湾教育团体街头抗议 质疑课审会评委专业性与代表性

  台教育部门今天(10日)正式审议高中语文课纲,因为此前传出课审组要大幅删减文言文,今天上午,台湾教育团体走上街头抗议,希望蔡当局尊重专业,还学生干净学习空间。
  厦门卫视驻台记者 廖媛:台湾教育部门就在里面审议高中语文新课纲,而台湾教育团体就在外面表达抗议。从最初发出反对的声音到发起联署 再到走上街头,他们希望蔡当局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让政治远离教育。
  教育团体走上街头表达抗议,反对降低高中语文课本中文言文的比例,他们认为,课纲评审委员会不仅缺乏专业性,其中的家长代表不是高中生家长,教师代表没有工作在一线,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非要降低,只能退一步接受两种不同比例的文言文课本让学生和老师自行选择。
  抗议团体代表VS 课纲评审委员会教师代表:如果说你已经不是老师的话,请问你还可以代表老师在里面发言吗?我觉得这个部分有的时候是依据专业,不应该说我今天是个退休老师。
  就不宜在里面做发言
  台湾教育行动联盟理事长 王立昇:他们没有办法汇集家长的声音来提出对孩子最好教育条件的诉求,这样的家长代表怎么能够为我们的孩子谋取更好的教育权利呢?
  针对此前网络票选文言文选读篇目一事,课审会委员称,票选的结果不会进入审议过程,只是走个形式。对此,抗议民众质疑,课纲是学生必须学习的准则,是由专业研究小组经过两年多时间制定的,但课审会修改课纲就像是在开玩笑。
  台湾各级学校家长会联合会召集人 苏祐晟:征求网络,你是不尊重专业,不尊重这些专家学者。
  抗议学生家长代表:以现在孩子的自发性,他平常阅读不会去看文言文,因为在学校里面,老师会由浅入深把字句解释得很清楚,让孩子学习到文言文的优美。
  沸沸扬扬的文言文与白话文之争,在学者看来却是蔡当局一箭双雕,实行"去中国化"的操作,它不仅能拉拢所谓的支持者,还能给年轻人洗脑。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钮则勋:这些团体可以变成蔡当局的侧翼,去支持蔡当局想达到的战略性目的,这是策略效果之一;第二个策略效果,以现今年轻人的角度来看,他认为文言文比较难念所以文言文的比例当然要降低,如果大多数的年轻族群意识到这样的话题,某种程度来讲就达到了洗年轻人脑的目的。
  台湾文言文争议持续发酵 各方怒斥台当局
  台湾学界强烈呼吁,语文是屋宇,审议课纲要谨慎。然而,台当局却硬生生选择站在民意的对立面。这场毫不掩盖的"去中国化"课改,外界又是如何看待的。
  台大中文系副教授蔡璧名指出,眼下的问题在于,让语文教育的门外汉以语文教育成效以外的考虑来决定语文教育。非要让优势翻转成劣势、让政治介入语文,来进行这场"自废武功式"的语文教育改革吗?
  网友桃花岛主表示:浓郁的中华文化氛围其实就是台湾软实力的体现,是台湾地区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优势。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台湾却在"去中国化"。中华文化这笔老祖宗留下的财富,台湾要是丢掉了,只会后悔莫及。
  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廖元豪指出,教育内容毕竟是专业,文言或白话比例可以辩论,但用烂程序选出烂文来把孩子的脑袋洗笨,则是万万不可的。
  其实文言文有它的美感和韵味,民进党不惜牺牲下一代语文能力,为的就是动摇台湾社会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也让人痛心。
  像海基会前文化处长 欧阳圣恩就指出,台当局减"文"加"白"只是让中文成为跛脚鸭,并不能替"去中国化"加分。比如当年提倡白话文的胡适就有深厚的文言文功底,没有古文这个源头,哪来白话文?金曲奖最佳作词人方文山在《发如雪》、《青花瓷》、《兰亭序》等歌词中就有《将进酒》、《长干行》、《滕王阁序》、《兰亭集序》等古诗词和《红楼梦》影子,方文山如果没有研读文言文和古籍,怎会写出以上歌名与歌词?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 发文指出,文言文是中国古典的遗产,经千百年的淘汰到我们手里。拟议中的新课纲减文言文之余,反而增加了日本人的中文作品,目前的台湾当局"亲日而排斥大陆",舍近而求远,不遗余力,恐怕难逃历史的公断。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台湾 教育团体 街头抗议 质疑评委专业性与代表性 课审会

860010-115802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