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水平远 西湾落日圆” 余光中庆寿诞谈乡愁 2017年10月28日

channelId 1 1 2 860ee9440bdd477eabe61144c6666794
联播
视频简介

“海峡水平远 西湾落日圆” 余光中庆寿诞谈乡愁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是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余光中在上世纪70年代写下的诗篇《乡愁》 ,道尽了台湾同胞绵长的思乡之情。今天(28日),余光中先生迎来90大寿,其任教多年的台湾中山大学近日提前为他庆生,我们一起去现场看看。
  伴着生日歌,余光中先生切下蛋糕,在高雄西子湾畔的台湾中山大学,众多师生齐聚一堂,为余老贺寿。在夫人及女儿的陪同下,余光中先生精神矍铄,谈到自己的高龄,余老幽默的称自己是西子湾的土地公,路才走了一半。
  台湾中山大学教授 诗人 余光中:我常常开玩笑说:我是西子湾"土地公"。很多人都退休了、都离开了,我还守在这里。中国有句话"行百里者半九十",如果这句话当真的话,我还有一半的路要走。
  自两岸开放探亲后,余光中先生于1992年之后,多次往返大陆,出生于南京的余老,谈到回南京的经历,更是笑称自己才是主人。
  台湾中山大学教授 诗人 余光中:我生在南京是南京人。我几年前回到南京,我就说你们欢迎我,其实应该我欢迎你们,我先到南京来,你们是后来的。
  《乡愁》这首诗写于上世纪70年代,虽只短短几行,却成为两岸中国人共通的一首思乡曲。在两岸隔绝的年代,乡愁成了两岸游子与亲人之间的最深的牵挂,余光中先生也成为了一位以"乡愁"触动全球华人内心情感的诗人。
  台湾中山大学教授 诗人 余光中:它等于我的一张"名片",我还没到大家都会背,我是1992年回到大陆,之后到现在,我已经回去恐怕有三四十趟,所以我后来写了这些怀乡的作品。
  余光中的夫人范我存女士与余老牵手六十余载,余老每次往返大陆,几乎都有范女士为伴。谈到30年来的两岸交流,同样出生于大陆的范女士表示只有交流才能相互了解,乡土的记忆更不会磨灭。
  余光中夫人 范我存:其实我们都是生在对岸,从小就在对岸长大,这样的一个回忆没有人会忘记,不可能(忘记)。当然(两岸)交流很好,交流才会互相了解,不交流根本不了解对方是怎样。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当天的生日会上,余光中先生为其任教30余年的台湾中山大学题字留念。"海峡水平远,西湾日落圆",正是诗人此刻的心情写照。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海峡水平远 西湾落日圆” 余光中 庆寿诞谈乡愁

860010-115802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