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等待——台湾夜市业者的年末结语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4日 09:44 | 来源:新华网


  夜市,一直被认为是台湾旅游的金字招牌。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这块金字招牌却频频和倒闭、萎缩这样的字眼挂在一起。原因何在?夜市管理方和商家各有说法,但总归绕不过一个词——陆客。

  位于台北市大同区宁夏路的宁夏路夜市,占地虽小但经营品种繁多,主打传统在地美食,近年来在各种夜市评选中屡屡榜上有名。走进宁夏路夜市,抬头可见一栋建筑上的广告牌闪烁着一行字:欢迎使用支付宝。在这条长约400米的夜市街里,约有四分之一的商户都在其摊位前摆上了支付宝的支付二维码。

  “大陆游客一直以来都是来我们这里最多的,我们使用支付宝也是为了适应陆客的消费习惯,确实用了之后吸引了不少陆客。”在宁夏路夜市营业十多年的摊主林女士告诉记者。但她也注意到,去年开始,陆客数量比往年少了很多。

  自2016年民进党当局上台以来,大陆游客骤减,台湾观光产业一改之前八年的连年上涨趋势,入境游客人数和旅游收入双降。不仅许多旅馆、游览车不得不挂牌求售,与观光旅游高度关联的夜市产业也遭冲击。

  在陆客锐减的“重灾区”花莲,前几年为因应观光潮而整合几家小夜市形成的东大门夜市,游客摩肩接踵、摊位前大排长龙的荣景不再。夜市原住民区块两位经营麻糬的女士告诉记者:“生意至少掉了一半以上。”

  台中的逢甲夜市,是去年全台夜市缴税的冠军。晚间8点多钟,正是夜市客流的高峰期。在夜市经营白切鸡生意十多年的曹先生摊位前,有不少人在排队。

  “生意还是一般般。”曹先生说,“陆客多来些,生意才叫真正好。”

  队伍中有老主顾笑称,以前都是人挤人,现在能这样排队已经很宽敞了。

  不远处经营甜品店的杨先生同样用“一般”来形容自己的生意。为了招揽陆客,杨先生也与支付宝开展合作,原本希望能把自己的微型店面做成较大的实体店。“但观光客少了很多,经济较以往也下滑不少,大家都不怎么消费,所以只能慢慢拓展。”他说。

  逢甲商圈管委会主委王朝艺认为,夜市生意差,除了受陆客团锐减影响,另一原因是“一例一休”限制了员工加班时数,造成想加班的员工整体收入变少,“薪水都缩水了,消费自然紧缩”。

  而在高雄六合夜市发展促进会行销企划总监詹金翰看来,去年民进党上台以来陆客锐减,“对夜市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六合夜市已有近60年的历史,人气和知名度一直位列台湾夜市前列。

  据詹金翰介绍,三年前夜市人气最旺的时候,一天有100多部游览车载客来消费,车辆拥堵到连市政府都要出面来协调。“但去年客流一下子就下来了,从去年年底到今年9月,至少少掉一半以上。”他说。

  詹金翰坦承,当局会给观光业者一定的补贴和政策优惠,去招揽东南亚游客。“游客数量是得到补充了,但消费力道差了很多”。

  “语言上的差异和饮食习惯的不同,肯定会影响消费。”詹金翰说,“大陆游客和我们同文同种,讲的话就很亲切,打招呼或者吆喝叫卖都很方便,吃的口味也差不多。在这里微信或者支付宝都可以用,消费也很方便。”

  在六合夜市打拼了近30年的六合广轩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江俊生对此感触颇深,“像价位比较高的海鲜,大陆游客一样能消费,尤其是从内陆地区来的客人。东南亚游客就没有这个消费能力和欲望了”。

  江俊生本来在六合经营四家海鲜店,现在只剩一家还在营业。“很多店家也是撑不住,都转让了。”他说。

  停摆的不止是商家。据詹金翰介绍,三四年前看到陆客来的多,就有不少业者参与到夜市经营中来。“像高雄的凯旋夜市和金钻夜市,开幕时轰轰烈烈,现在却都黯然退场”。

  “开放陆客来台以来所创造的高峰没有了。”詹金翰直言,夜市里有很多摊位都经营了四五十年,是大家养家糊口的生计。过去几年辉煌过,也赚到钱,要轻言放弃也不大现实,“只能是等等看”。

  江俊生认为,现在的六合其实就是回到陆客还没有来时的局面。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大家的生活形态回不到原来那样了,“毕竟都是尝过甜头了”。他已经陆续把停业的海鲜店转型成伴手礼店铺,但客源不足,消费形态也不一样,“能维持就好”。

  “还是在盼,两岸解冻能再带来荣景。”江俊生说。

  (新媒体编辑:罗惠)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