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满口荒唐言 台青年一把“薪”酸泪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6日 10:37 |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有台湾网友不久前贴文,感喟自己“生不逢时”,不但没见识过台湾“经济起飞”是什么样子,出社会后也只能领份“吃不饱、饿不死的薪水”,“整天卖肝、上班、下班、睡觉,有时候觉得人生没什么意义……”

  此文如巨石投水,引起许多台湾青年的共鸣。有位西进上海两年的“90后”台青分享了自己的“薪情”。他说,自己毕业于台湾私立大学中文系,“若非在台湾找不到工作,我也不会选择到上海工作”。他曾在台湾一家出版社做编辑,起薪2.5万元新台币,每天都是无止境的加班,最终受不了离职。之后,再求职不断碰壁,在台北几乎走投无路。通过朋友的介绍,他到上海一家专做医药互联网的新创公司担任文案企划,虽然当年起薪只有2.8万元新台币,工作也相当辛苦,但不过2年时间,他的职位就三级跳,现在已是部门主管,薪水约4.8万元新台币,还有配股。这位朋友感慨,“在台湾没有公司要我,到了上海,却被异乡人看上、重用我”。

  低薪、没有发展机会,已经成为台湾社会挥之不去的梦魇,1998年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是3万元新台币,20年过去,岛内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依旧停留在这个水准。最新的统计显示,台湾薪资中位数与薪资平均数之差距有扩大现象,显示低薪现象和薪资不均愈来愈严重。就业难、“薪情”差,让许多台湾青年开始思考职业生涯的另外一种可能,选择西进大陆寻找发展的舞台。台湾《联合报》不久前的民调显示,台湾民众赴大陆就业就学意愿创近年新高。有四成台湾民众愿意赴大陆就业,较去年大幅增加9个百分点。其中,30岁以下年轻人的“西进”意愿由2016年的三成低点增为53%,30至49岁青壮世代也有近半数愿意“西进”就业,都比2016年增加9至12个百分点。

  岛内越演越烈的低薪问题,已经开始动摇民进党的执政,民进党当局自然不敢大意。于是大家看到,最近一段时间,蔡英文和赖清德经常将解决低薪问题挂在嘴边。蔡英文表示,她的最低工资梦想数字是3万元新台币,并说要用5个方法来终结年轻人低薪问题。赖清德也声称,努力投资是改善台湾低薪最有效的方式,不仅工作机会增加,薪资也会随之提高,并强调低薪问题难以单一方法解决,将针对各种问题提出多元解决方案。不过,岛内舆论对此却并不买账,他们认为蔡英文、赖清德根本就是不知民瘼,画饼充饥,“满口荒唐言”,没有抓住问题重点。

  台湾的薪资为何如此低?原因很复杂。但主要原因,无外乎几点。

  首先是经济结构早出了问题。也就是说,过度依赖电子制造业,经济结构严重失衡,产业竞争力不断衰退。台湾的电子产业,一度傲视群伦,然而由于从来没有拥有核心技术,一直生存在为人代工的阴影下。这些年其他新兴地区的电子产业急起直追,使得台湾的电子产业逐渐褪去昔日的光辉。而本应该好好发展的现代服务业,也因为市场规模狭小、缺乏创新驱动而坐困愁城。

  其二、岛内投资环境日益崩坏。据台湾媒体报道,2015年台湾吸引侨外资投资案例1952件,2016年为1909件,2017年截至12月初有1671件,连续3年下滑。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世界各经济体外来直接投资存量占GDP的比重平均约为35%,台湾只有14.2%,比率明显偏低。外商投资减少的同时,台湾本土企业也不断出走,内资同样在流失。为什么外资企业和本地企业不愿在台湾投资?众多因素中,最要命的就是“五缺”问题——缺水、缺电、缺地、缺才、缺工。台北美国商会、欧洲商会等团体的年度报告连续反映,外商来台投资面临水电供应不稳、中北部地区土地供给不足、中南部招募不到所需专业技术人才等困难。

  其三、台湾的教育问题丛生。有岛内学者认为,台湾广设大学后,为了吸引学生就读,一味投学生所好,成立了许多软性科系,导致人才培养的结构出了问题,相关科系毕业生找不到活干。大学毕业生无法学以致用,又无一技之长,最后只能在低阶服务业或一般行政工作打转,不可能获得高薪。

  其四、民进党大开两岸关系历史倒车。本来,在两岸经贸关系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大陆将可为台湾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一个稳定的市场环境和全球化舞台,并在很大程度上有效弥补台湾产业结构调整动能不足的问题。但是民进党上台以来,拒不承认“九二共识”、不认同两岸同属一中,导致两岸制度化交往机制停摆,让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方方面面的成果受到损失。

  以上四个问题,台湾当局如不能正确面对并马上着手解决,台湾的低薪问题不仅无法解决,还会越来越糟,难以收拾,台湾青年也只能因此继续“薪”酸下去。

  (新媒体编辑:李佳)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