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战六十年 悲喜一家人 2018年08月24日

channelId 1 1 2 c26140747e00400d9dca1bf34c68411a
联播
视频简介

炮战六十年 悲喜一家人

  60年前的今天,1958年8月23日,金门炮战爆发,海峡两岸炮口相对。60年后,两岸从咫尺一水间的冰冷隔绝,终于走到了共饮一江水的融合融通。60年一甲子,对于历史不过一瞬,但是这就是一瞬,见证着两岸关系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骨肉相残到父子相聚,从战火离人到跨海相恋,当年的战火早已幻化成新年的焰火,曾经的"冤家"也变成了"亲家",历经悲喜,两岸终究是一家人。

  福建晋江的围头村,与金门直线距离不到10千米,被称为"海峡炮战第一村"。77岁的老人洪建财,每天都要到村子里的"八二三炮战公园",为来自各地的游客作义务讲解员。

  对洪建财来说,这些坦克,曾经是他在战场上的第二条生命,如今,它们被赋予了新的使命。  

  洪建财:现在我们把以前战地的地方改成公园,战争就变成和平了。

  1958年8月23日下午5点左右,福建前线部队同时打响金门炮战,围头成了战地最前沿。

  洪建财当时还不满16周岁,他和围头父老乡亲一起踊跃支前,每天冒着硝烟,为海岸炮兵扛运炮弹、装弹药,一个小时要来回跑几十趟。

  洪建财:经常炮弹在身边爆炸,起初就很怕,后来我们就可以听那个出壳声,突然间咻,就很近了,那这样就很远,一听到我们就要注意。

  洪建财至今也忘不掉一个画面,金门打来的一颗燃烧弹就在他附近爆炸,六名战友当场牺牲。

  洪建财:这个叫毓秀楼,是1958年炮击金门的海军指挥所,当时这个楼中了七八发的炮弹,周围中了十多发,这个门口就打了一发,你看这个门变形了,歪过去了,(整个门梁都已经倾斜了),对,我们办公就在下面,如果有听到炮声,我们马上向那边一个防炮洞,这边一个防炮洞,这里面去隐蔽,是这样的。

  如果战争有表情,也许就像这一个个弹痕吧,伤痕累累的小楼,无声地诉说那段岁月。炮战打打停停,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五万多发炮弹落在了这个不到3平方公里的小渔村,曾经,围头村被打得没有一栋完整的房子,地下,至今埋着无数的弹壳。 

  在海的另一边,炮战改变了许燕的一生。年近60岁的许燕总是习惯多披一件宽松外套,这样外人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他少了一只手臂。

  当时,9岁大的许燕正在金门的田里干活,一颗炮弹忽然在他身边爆炸。三天后,许燕的右臂被截肢,两节手指被切除。

  许燕: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怕。

  因为战乱,被炸伤的许燕在医院等了一个多月,才在炮火间歇的空档被送往台北救治。不过因为断臂,长大后的许燕只能靠摆地摊谋生,慢慢攒了些钱,才有了自己的小生意。回首过往,如今的许燕总是笑眯眯的,他说,心里没有怨恨,人活着也是一场战争。

  许燕:只要是战争,都是很残酷的,希望不要有战争再发生。

  许燕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不是1949年刚出生那年,妈妈抱着他从厦门小嶝回金门娘家,自己的命运会不会是另一个模样呢?

  许燕:1949年我外婆就亲自到小嶝,把我们接回外婆这里做客,战乱以后就回不去,回不去等我长大了,人家就常常跟我讲说,你是对面那个小岛的,小嶝岛的人。

  许燕的父亲是厦门小嶝人,母亲是金门人,相距咫尺的两个小岛,却因为两岸的对峙,上演了太多的悲欢离合。许燕的母亲和外婆,就于1955年不慎触碰到金门驻军在海边布设的地雷,双双身亡。

  许燕:那时候地雷是用线拉的,你只要触到线就爆炸。(那时候整个金门有很多这样的地雷?)对,整个海岸线都有。

  许燕说,那时他觉得自己是一只折翅的"孤燕",他有时会一个人跑到海边,想象着对岸父亲的模样。从金门到对岸的小嶝岛,按渔民的话说,乘小船划桨只要1000多下就能靠岸,这么近,曾经成就了许燕父亲、母亲的爱情,那么远,却也隔断了许燕和父亲的亲情。

  炮声渐渐平息,两岸的坚冰也开始融动。洪建财出海打渔的时候,遇到金门的渔民会打招呼,也互相交换彼此的特产。90年代初,越来越多的金门渔船在围头靠岸,洪建财也开起了销售台湾货物的小额贸易公司,生意往来多了,一个金门小伙一眼相中了洪建财的女儿洪双飞。

  洪建财女儿 洪双飞:我老公的朋友他之前就是,跟我爸他们在做鱼货贸易,他是跟他们渔船过来,他是来寻他们的根,祖籍在南安,后来有找人帮忙查又找到,慢慢约谈起来,就比较聊得起来,后来他就托人来说亲。

  不过,两岸隔绝了20多年,女儿要嫁到台湾,家里一致反对。

  洪建财:在那个年代,两岸都隔绝,不能够来往,如果一个女儿嫁过去,一旦战争,有什么紧张,那就更麻烦了是不是,但是另外也有另外一种想法,金门、台湾这些都是祖国的领土,早晚都会统一祖国,有这么一个总的概念,就会打消这些顾虑。

  1992年,围头村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婚礼,洪双飞和金门小伙陈应超结为夫妻,成了村里自1949年以来,第一个嫁到台湾的新娘。

  父亲 洪建财:在家乡我们以前,我们就搞对讲机讲话、聊天,这边安一台,那边安一台,什么时候都可以聊天了,这是我们最早开拓的,那时候两岸都不那么开放,要去一趟,回来一趟都不那么容易,她要从金门到台湾,还要到香港,香港才到厦门,要去也是这样,要两天时间。

  同样等来喜讯的还有许燕。1987年两岸开放探亲后,许燕的父亲委托探亲老兵四处打听,终于寻到了儿子的下落。

  这封来自父亲的家信,许燕等了38年。1988年,许燕越过了当年外婆用小船就能轻松划过的海面,带着2000元美金,还有在炮战中失去一只臂膀的残躯,见到了垂垂老矣的父亲。

  许燕堂弟 许振作:我听叔叔说,他两三天没合眼,四十年没见了。

  许燕见到父亲的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第二年,父亲过世时,口袋里仍然揣着许燕回家时执意留下的2000美金。

  许燕:那我现在就一直希望说,千万不能再有(战争),那我们现在希望是这个样,那我等于已经是全部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许燕也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台商",他成了厦金航线的常客,小生意越来越红火。如今,许燕每年都要回厦门小嶝几趟,他喜欢跟村里的老人坐着泡茶,听他们说父亲的故事,许家的过往。家里要建许氏宗祠,许燕也慷慨解囊。2016年,许燕的儿子结婚,他还特意带着全家从台北回到小嶝寻根。

  许燕:要让这些年轻人知道家在哪里,根在哪里,不然现在年轻人都忘记了。

  告别了兵荒马乱的过往,围头也和金门,从冤家变成了亲家,因为有了洪双飞这对"跨海鸳鸯"的示范效应,紧接着,围头村又有了第二对、第三对……26年来,已经有137名围头新娘、9名台湾新娘,圆了两地的跨海姻缘梦,而围头村,也从当年的"海峡炮战第一村"变成了"海峡通婚第一村"。

  洪建财:以前敌对的这一方面基本上都没有了,好像围头和金门是两岸一家亲,这么一个想法。

  七夕节到了,围头村嫁到台湾的新娘子按照约定,参加两年一度的"返亲节",集体回家跟亲人团聚,但今年对她们来说,格外开心,因为八月初水通了,在金门就可以喝到对岸家乡的水。

  晋江龙湖水库的原水就是从围头入海,流向了饱受缺水之苦的金门百姓家。因为通水,围头村和金门的关系更近了一层。

  洪双飞:当然很高兴了,可以喝到家乡的水。

  晋江围头村党支部书记 洪水平:从送炮弹、送姻缘到还有送水源,我们觉得说,只有两岸一种和平的氛围,才能说双方的一种联结,才有办法把我们的水源共饮一江水。

  沏一壶家乡茶,品一品家乡水,不管是悲是喜,两岸终归是一家人。也许,只有饱尝过缺水之苦的人们才更会领悟水的无价,只有历经战火硝烟的人们才更能体会和平的珍贵。

热词: 炮战六十年 悲喜一家人

860010-115802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