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当局“超前部署”校园防疫 或将面临更大风险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0日 10:43 | 来源:中国台湾网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累计已破十万例。当中国大陆的疫情开始出现“境外传入”的转折时,台湾的防疫作战也面临转变。台湾《联合报》发布社论指出,台湾地区疫情指挥官陈时中把澳大利亚音乐家确诊形容为新冠病毒对台湾的“第二波攻击”,台湾现在要面临从世界带回台湾的第二波疫情攻势。

  这名目前确诊的澳大利亚音乐家在台期间的接触者中,有19人是交响乐团(NSO)成员,而这些音乐菁英又多半在学校担任音乐老师。对此,陈时中忧心疫情从校园扩散,“我直接建议不要到校上课”。台湾东吴大学已证实,该校音乐系有三名兼任老师是NSO团员,已按规定停课。当台湾已开始承受第二波疫情攻击,并把守备重点放在制定“小区集会指引”和扩大医院整备时,也必须重新审视校园防疫工作。

  社论认为,面对正在全球快速扩散的新冠肺炎,愈来愈多地区关闭学校以对抗疫情。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全球已有十四个国家实施全国性停课,导致近三亿从学前到高中阶段的学生无法上学。另外,还有九个国家实施区域性停课;如果这些国家也全部停课,无法上学的人数将增加一亿八千万。全球教育中断的规模和速度,都属空前。

  民进党当局在防疫体系上因绕了许多弯路,直到二月底在学者专家与地方的多方敦促下,才以“超前部署”的需要及指挥官不变的原则,将疫情指挥中心从二级开设提升到一级开设。但在校园防疫上,当局却做出了反向的“超前部署”:在早期仅出现少许境外移入案例时,台湾地区教育部门便提前宣布中小学延后二周开学,大学也随后跟进;后来,等到确诊倍增并出现小区感染时,学生反而都必须戴起口罩上学。

  然而,口罩不够、家长恐慌,才是让台湾学生都被迫放了一个空前超长寒假的“不能说的秘密”,也是民进党当局以停课作为“超前部署”校园防疫的真正原因。这突如其来的延后二周开学,在配套不备的情况下,衍生出公立、私立学校不一、安亲班和补习班照旧、照顾防疫假缺乏标准,以及学生受教权受损等问题,并引发后续诸多考招期程冲突的连锁效应。随着疫情升高,老师的防疫责任加重,家长的焦虑却未消解。

  社论指出,学校停课的影响,可能比一般人想象的还大。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出,授课时间缩短,影响学习效果;学校关闭,使得教育整体表现下降,也让许多家长难以兼顾工作职责和儿童照顾,生产力下降。停课还会加深教育不平等,弱势孩童连仰赖学校提供的餐食和保护都可能中断,优渥家庭却拥有更多资源为孩子填补学习空缺。教科文组织呼吁学校以大规模的“远距学习”,来缓解教育中断困境;在危机时期对教育进行投资,可以提高小区的抗灾能力和社会凝聚力,这也是未来持续复苏的基础。

  从防疫的角度看,虽增添一笔“开学之乱”,延后开学至少为校园防疫整备多争取了两周的时间。同时,也如同要求师生共同参与了一场防疫作战演习,从民众心理上达到全民防疫动员的若干效果。亦即,延后开学,争取防疫整备时间的意义,大于防止疫情扩散的目的。问题在于,台湾地区教育部门多次保证、县市长多次巡视、学校也多次演练,有谁注意到开学后口罩不够的厨工,可能成为防疫的破口?

  目前,台湾对滞留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等地的学生仍然禁止入境,但一位澳洲音乐家却能咳嗽入境、咳嗽练团彩排、咳嗽公开演出。那么,台湾守得住第二波疫情攻势吗?台湾的教育,还会面临更大的隔离吗?

channelId 1 1 1
厦门广播电视集团官方APP